你当前所在的位置: 主页 > www.56595.com > 正文

滴滴“求骂” 投资潮

更新时间:2019-09-11

  经历了多次事件引发的舆论危机后,滴滴与外界的互动肉眼可见地多了起来。此前滴滴出行总裁柳青开通了微博,并在一众互联网公司中呈现出独特的画风——“接受乘客或司机在留言里抱怨”。

  如果说在社交媒体上的互动回复还是一种线上网络虚拟形式的话,那么昨晚,滴滴则把这种主动接受“抱怨”变成了线下的当面“迎头暴击”——

  “打是亲,骂是爱,打我们车的都是我们的亲人,骂我们的都是心里有爱的人。”

  这是9月4日晚,滴滴出行总裁柳青在节目《七嘴八舌吐滴滴》上的原话。她和滴滴的产品经理们站在台上,一同被滴滴司机和庞博、王建国、思文这三位大概是中国嘴最“毒”的乘客代表吐槽了一个多小时。

  虽然因为颜值被誉为“男版范冰冰”,但庞博丝毫不温柔心软,一上来就犀利“开炮”:

  “(如果)不是滴滴,我今天都没办法及时赶到现场。从机场到这边,我要是骑共享单车,起码得四个小时。有滴滴,只用了三个半小时,我就叫到车了。”

  “死胖子”王建国喜欢自黑。这一次,他依然以自黑开场,但同时也把矛头直指滴滴的“打车贵”问题——

  “我从小就是一个非常吝啬的人。什么东西买贵了,比死还难受。……叫一辆滴滴,系统显示预估价是46块钱,到了地方,51。你能想象我有多崩溃吗?每到了这个时候,我的心都在滴血!一滴一滴地滴,怪不得这个软件叫滴滴,就是在说我呀!”

  乘客有乘客的牢骚,司机也有司机的痛苦。四年老滴滴司机小吴在大城市打拼十年了,以前回老家总是很尴尬,因为很多老乡一见他就说,“哎,小吴,在外面这么多年,挣了不少钱吧。”还有人问他借钱。但“自从我说我是滴滴司机之后,再也没有(人找我借钱)。开滴滴真的解决了我的很多烦恼。”

  连柳青自己也自嘲到,“有时候被逼急了真想高峰期自己去开滴滴。最近一段时间我一直在刻苦练车,还专门逼着程维来当乘客,效果也很不错。据程维描述,我的驾驶技术已经像滴滴的服务体验一样,从‘令人发指’大踏步地进步到了‘难以忍受’。”

  七嘴八舌吐槽滴滴,网址大全888569搜码网。确实看着过瘾,但对滴滴而言,“自黑”能否等同于“自救”, “揭短”能否带来“扬长”的效果?

  1985年,在那个一台冰箱相当于一个工人三年多工资的物资短缺时代,张瑞敏带领工人亲手砸掉了76台不合格的冰箱。

  这是前互联网时代的经典“自黑”故事。数字时代席卷而来,越来越多知名大品牌加入“自黑”行列中,甚至还有企业家也亲自下场。

  2015年4月,小米在印度举行新品发布会上,一句“Are You OK”让雷军再次成为全网热议焦点,网友恶搞小米雷军英语不标准的《Are You OK》神曲走红。

  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这个世界并不完美,每一家企业在发展经营中,每一个产品或服务生产交付中都可能出现瑕疵或偏差。而一旦犯错,品牌就容易为用户造成时间、物质上的损失,或情感上的困扰,影响用户与品牌之间的信任关系,从而导致用户对品牌产生非正向评价和负面情绪。

  过去,很多企业在出现危机时,所采取的沟通策略,要么是选择否认、反击、硬怼,或者企图“尴尬”说服,还有的则沉默消极应对,破罐子破摔。

  但如今信息大爆炸,移动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发达,情绪和信息的传导更加快速,更容易被扭曲,甚至出现了爆款必反转的“爆反”定律,一个处理不当,就可能激发严重的负面情绪,不但无法消除隔阂,还会导致关系走向僵局。

  新的舆情环境,需要采取新的、迂回的沟通方式,才有机会得到用户更多理解,挽救其在用户心目中的形象,拉近与用户之间的关系距离。

  比起雷教主无意引起的“自黑”爆款,滴滴上脱口秀节目找吐槽的“自黑”可能需要更大的勇气,毕竟鲜少有企业敢于将自己真正的伤痛揭开给大众看。

  和刻意“争辩”不同,品牌自揭短处、袒露真实情况,是一种看似自我贬低的,却能缓和负面情绪的、迂回的回应策略,不会显得太刻意地去赢得受众好感。

  作为一家互联网公司,滴滴曾遭遇了可以说是互联网史上最大量级的舆情危机,不仅仅被质疑产品、体验不佳,而且连企业的价值观都被上纲上线。“骂滴滴”在社交媒体上几乎要成为一种“政治正确”。

  比如,关于打车难。庞博说,“我觉得生活对待每个人都是公平的,平等地暴击我们每个人。就好比滴滴打车打不到车,就是所有人都平等地打不到,就算柳青她现在拿出手机来打,就一定保证能打到吗?保证不了。”

  事实上,打车难确实是用户痛点。大家打不到车,骂滴滴。但行业与电商行业不同的是,电商行业是充分供给且紧急度不高,今天买个台灯,明天后天到都行。打车行业是稀缺供给,即使匹配,经常出现供不应求的短缺状态,等待的时刻格外煎熬。而打不到车,是因为目前网约车行业的运力,还受限于政策约束,一些城市对网约车设置了较高的准入门槛,如在上海、天津,“户籍”是网约车司机获取运营资质时面对的最主要问题。

  短缺是指因为价格受到了抑制,人们仅仅用出价的办法买不到这种商品,而只有采取其他的竞争方式才能得到这种商品的情形。

  几年前在北京,人们普遍打不到出租车。有人说是车不够,实际上北京的出租车有6万辆。打不到车,不是车不够,而是出租车的价格不到位,结果导致乘客必须展开价格以外的竞争才能打到车。

  与此相对,北京有多少间总统套房?我想不会超过60间,但是我们从未听人抱怨过北京的总统套房短缺。人们都知道总统套房好,也都想住总统套房,但为什么它没出现过短缺的现象呢?原因很简单,总统套房的标价足够高。所以只要根据价格进行分配,就不会出现短缺。

  还有公众对于“大数据杀熟”的质疑,是一个“明明没有,但就是说不清楚”的模糊命题。只要开始解释模式,大家就进入“不想听不要听”的状态。预估价和实际价不一样,有优惠券和没优惠券价格不一样之类的这里不赘述,说到底其实是底层信任的问题。

  作为目前市场中占据领先地位的网约车企业,滴滴很容易发现,在这样一个性价比、快捷、安全并重,又极具中国特色的服务行业,除去能用技术、产品迭代解决的部分,更多四面八方、五花八门的意见,与其说是产品问题,不如说是沟通与理解的问题。

  站在乘客和司机间的滴滴,很难用自己的想法,自上而下说服所有人。于是,“寻求理解”其实是希望发现问题、梳理分类、解开死结,是这场自黑与吐槽活动举办的原生动力。

  上节目找吐槽,把问题摆出来的“自黑”行为,对滴滴而言,已不仅是一种沟通手段,而代表了全公司贯彻的开放态度。

  可以预见,这种方式会继续出现在滴滴的对外发声里,包括媒体开放日、针对各类群体的线下见面会。

  更加值得关注的是,这种开放、乐于听取声音的心态不只停留公关沟通策略,而是通过公开征求建议,把平台治理的权限让渡出来,从公众反馈吸取信息,反哺到实际业务策略中。

  很多人关心滴滴平台上的各类规则,滴滴为了开诚布公地征求用户意见,也上线了一个叫“公众评议会”的产品,把一些比较难决策的规则和问题抛出来,请用户一起来投票,每次上百万人参与投票。

  截至目前,“公众评议会”上线了九期。其中车内要不要全部上线录音、录像?醉酒乘客是否可以单独乘车?未成年人是否可以独立乘车?都引发剧烈讨论。

  经过意见征询之后,滴滴上线了关于建议醉酒乘客不要单独乘客的策略。结果前两天有个司机给柳青私信,说他接了一单,是两个醉酒乘客,他想拒绝人家,乘客不乐意了:“别介呀,你们不是不让醉酒乘客单独乘车吗?我们这是俩醉酒乘客啊,我们组个CP容易吗!”

  可见,这种倾听声音是辐射全公司的。而乘车的规则,也是需要更多人参与决策,进行持续迭代的。兼听则明,偏信则暗。

  就像柳青说的,“我承认啊,确实槽点挺多的,其中一个槽点呢,就是好像大家觉得我们这群人就是每天聚在办公室里研究怎么‘坑’大家…… 所以我们决定每个月搞个开放日,把媒体朋友请来见证我们怎么坑大家,不是不是不是,是来监督我们怎么把服务体验这个坑给填上更好的服务大家。这就需要通过各种渠道去倾听大家的声音。”

  这本身和这家出行企业能否成功一样值得期待。至少从目前来看,这家在曾经被“人人喊打”的公司,没有“破罐子破摔”,而鼓起勇气,甚至说厚着脸皮,摆出了真诚开放的态度。

  奇思客成立于2012年初,是一家立足中国、放眼世界的互联网科技公司,专注为中国乃至全球企业提供国际化整体解决方案。[详情]

  荒草地股权VC基于企业管理咨询行业与金融创投行业行业互补产生的机构,依托创始人在创投圈、资本圈雄厚的人脉资源,背靠投资总监俱乐部,为解决企业发展中遇到关于股东股权问题及股权纠纷难题进行定制化服务。[详情]

  程序化邮件直投服务平台“PebblePost”获1500万美元B轮融资

  PebblePost是一家程序化邮件直投服务平台,为客户(品牌及广告商)在24小时内将网络促销活动灵活转化为个性化直达邮件。[详情]

  LeoLabs是一家隶属于斯坦福大学国际研究院的科技初创企业,专门研究近地轨道中的漂浮物和碎片,检测并努力避免各种潜在碰撞。[详情]

  LocusLabs是一个室内地图和定位平台,利用室内路线视图技术,为场馆、大型企业和品牌提供一个室内数字定位平台,用于共享并管理其物理空间。[详情]

  为企业提供钟点工管理软件企业“WorkJam”获1200万美元B轮融资

  WorkJam是一家为企业提供钟点工管理软件的公司,填补小时工与企业沟通途径空缺,采取以移动为中心的方法,将企业战略与那些在前线具体执行这些战略的员工实现更好地整合和协调,实现工作场所的数字化管理和运营。[详情]

  多啦衣梦是一个定位于大众年轻女性群体,以“订阅式租赁”方式解决女性服装多样性需求的平台。[详情]

  安行是一家共享单车服务品牌,打造城市绿色共享出行的服务平台,具有扫码租车、站点车辆信息查询、个人骑行记录查询、个人碳积分查询和个人碳交易等丰富功能。[详情]

  31会议,中国领先的会议活动平台,一站式连接主办方、参会者、供应商。[详情]

  楼盘网是一家房地产综合门户及营销平台,提供新房、房源、优惠楼盘、新闻、二手房、租房、论坛等服务。[详情]

  百拜单车的前身是美骑单车,作为共享单车平台领域新进宠儿,百拜单车的主打颜色是绿色,主要面向二至四线城市的用户提供服务。[详情]

  ofo创立于2014年,是国内首家共享单车公司,首创无桩共享单车出行模式,致力于解决大学校园的出行问题[详情]

  奖金网(原大奖网)由深圳市华度玉录科技有限公司企业成立于2015年,主要为用户免费提供在线彩市新闻、体育热点、赛事资讯等服务。[详情]

  泰笛科技成立于2012年底,是全球首家在线洗衣品牌,业务包括洗涤、鲜花订阅和绿植租赁,拥有超过400万付费家庭用户,服务覆盖全国超过11个城市。[详情]

  Workfit是一家提供会议语音助手服务的初创公司,通过会议搜索、会议记录以及画出会议重点、推进会议事项等来帮助人们更高效的开会。[详情]

  StayAbode是一个印度公寓租赁服务平台,利用技术、设计、服务以及品牌为房地产市场提供联合居住空间,目前在班加罗尔提供超过180个床位覆盖4所物业。[详情]

  Diamanti是一家超融合基础设施初创公司,主要为企业数据中心提供硬件及软件支持服务,推广应用程序容器技术。[详情]

  Uponit是一家服务于高端内容发行商的广告恢复平台初创公司,帮企业恢复被屏蔽的广告资源,旨在保护内容发行商的线上广告业务,避免给广告商带来损失。[详情]

  uShip是一个定位于个人和企业的在线运输及货运交易平台,提供便捷的运输和物流的搜索及预订服务,致力于让全球的任何货物能够自由流通。[详情]

  鲸仓科技成立于2014年5月,隶属于深圳市鲸仓科技有限公司。凭借专利的仓库自动化技术,致力于帮助广大电商和零售企业免费将仓库升级为自动化仓库,提供仓库业务代运营服务。[详情]

  GYENNO One是一个智能腕带品牌和可穿戴设备,支持身体活动监测、无线充电、来电提醒等,提供基于康复机器人的精准医疗服务。[详情]

  职行力是一款人力资源运营的移动APP,专注于从培训管理切入,通过一套激励运营方案,例如微课大赛、新产品FAB(说服性演讲)征集大赛等,让员工自己贡献培训内容UGC。[详情]

  车发发是一个O2O汽车保养平台,服务于中高端车主,提供保养、钣喷、美容等标准化服务。[详情]

  原谷生鲜2014年于南京起航,通过多媒体自助终端、互联网、无线网络及生鲜直投保鲜柜,为居民搭建惠民平价、便捷购买、优质保鲜的服务体系。[详情]

  我爱我家成立于1998年,旗下拥有“我爱我家”、“伟业顾问”、“汇金行”以及“相寓”等多个在行业内知名的专业业务品牌,是我国知名的房地产综合服务企业。[详情]

  Fossa是一个致力于解决程序员使用开源代码不合规的问题的公司,致力于帮助企业更好地实现开源代码合规化,并且自动追踪开源代码的授权许可协议。[详情]

  SoFi是一个在线金融借贷平台,从学生贷款起步,随后将市场拓展到房屋贷款、汽车贷款、消费贷款等领域。[详情]

  Layer 成立于2013年,是一家面向开发者的云通讯服务平台,致力于打造“面向互联网的开放通讯层”,其技术可帮助开发者在短短几分钟内就能将文本通讯、语音、视频等功能嵌入他们的应用当中。[详情]


友情链接:
www.56595.com,慈善网,56878.com,67555.com,www-56878.com,875599.com,33377.com,56595.com,正版抓码王,正版抓码王彩图,彩图信封正版抓码王。